叶罗丽之灵沫公主回归

2021-09-18 17:36:55

  叶罗丽之灵沫公主回归来自sc6q3v.hnjinzheng.cn虽(sui)然陈(chen)阳知道曾英励是超(chao)凡(fan)七重,但(dan)这并(bing)不(bu)代表曾英励的真实战力。

毕竟(jing)能住在天(tian)字号(hao)的人,都(du)是佼佼者。

曾英励受到白(bai)袍长(chang)老段(duan)成(cheng)淳的赏识,此(ci)人的天(tian)赋(fu)、实力,肯定也是非(fei)常(chang)出色的。

所以说,陈(chen)阳才(cai)会(hui)打探曾英励的实力,以决(jue)定如何(he)应对(dui)。

不(bu)过(guo),陈(chen)怡却摇了摇头(tou),道:“我也不(bu)知道,曾英励的战力如何(he)。”

思(si)索了下,陈(chen)阳道:“算了,先过(guo)去把(ba)六皇(huang)兄救(jiu)下吧(ba)。”

“曾英励虽(sui)是超(chao)凡(fan)七重,但(dan)他(ta)有些机(ji)缘,得到了一门功(gong)法(fa),对(dui)实力提升很(hen)大。另外他(ta)得到段(duan)成(cheng)淳的赏识,修炼了一门地级(ji)极(ji)品神通。综合(he)来看(kan),他(ta)的战力,足以和(he)普通的超(chao)凡(fan)九(jiu)重相抗衡(heng)。”

陈(chen)阳刚(gang)刚(gang)走出门,正打算关(guan)门,里面传来了鱼紫雯的声音。

他(ta)回(hui)头(tou)看(kan)了眼,只见鱼紫雯站在楼梯(ti)上,看(kan)也没看(kan)一眼门口的方(fang)向,仿佛(fu)刚(gang)才(cai)的话(hua),不(bu)是她说的。

“多(duo)谢了,鱼师姐(jie)。”

陈(chen)阳朝(chao)着鱼紫雯拱(gong)了拱(gong)手,关(guan)上了门。

……

一名超(chao)凡(fan)五重的青年,被(bei)人一脚(jiao)踢飞(fei),摔在地上,狼狈(bei)不(bu)堪(kan)。

虽(sui)然没有受到重伤,但(dan)此(ci)人被(bei)欺负(fu)得很(hen)惨(can)。

这人,正是大夏的六世子,陈(chen)信豪(hao)。

他(ta)眼神充(chong)满恨(hen)意,冷冷地盯着站在人群中央的曾英励,牙齿(chi)咬得紧(jin)紧(jin)的,双拳握紧(jin),指甲深陷肉里,鲜血顺着指缝(feng)流下来。

可是,他(ta)不(bu)敢(gan)反(fan)抗。

如果(guo)反(fan)抗,那么对(dui)方(fang)的攻(gong)击(ji),会(hui)更(geng)强。

周围围满了人,都(du)是看(kan)热闹的,对(dui)陈(chen)信豪(hao)指指点点,但(dan)没有一个(ge)人站出来,替他(ta)说话(hua)。

在妖岭分(fen)院,打斗太常(chang)见了。

虽(sui)然欺负(fu)人,是不(bu)被(bei)允许的。

可是陈(chen)信豪(hao)这种不(bu)起眼的弟子,被(bei)人欺负(fu)了,大家都(du)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更(geng)何(he)况,曾英励的背(bei)后(hou),还(huai)有白(bai)袍长(chang)老段(duan)成(cheng)淳撑(cheng)腰。

不(bu)到万不(bu)得已,没人会(hui)为了一个(ge)小角(jiao)色,去和(he)段(duan)成(cheng)淳交(jiao)恶(e)。

“你这种废(fei)物,是怎么混进(jin)妖岭分(fen)院了,这都(du)五年了,才(cai)提高(gao)了两重境(jing)界(jie),真是垃圾(ji)。”

一名身材(cai)精(jing)瘦的男子,一脚(jiao)踹在陈(chen)信豪(hao)的胸口,将(jiang)刚(gang)刚(gang)撑(cheng)起身子的陈(chen)信豪(hao),踢倒在地。

陈(chen)信豪(hao)面露不(bu)甘(gan)之色,擦(ca)了擦(ca)嘴角(jiao)溢出的鲜血,怒吼(hou)道:“你们凭什么打我?”

“你这王八(ba)蛋,你是陈(chen)阳的堂兄,你就(jiu)应该(gai)挨(ai)揍!”

曾英励旁边,一名男子冲(chong)出来,挥(hui)拳就(jiu)朝(chao)陈(chen)信豪(hao)打了过(guo)去。

这男子,正是曾英励的哥(ge)哥(ge),曾鹏瑞。

自从(cong)上次(ci)被(bei)陈(chen)阳打了之后(hou),他(ta)一直怀(huai)恨(hen)在心,现在能揍陈(chen)阳的堂兄,他(ta)觉(jue)得十分(fen)的解(jie)恨(hen)。

“别打死(si)了。”

曾英励淡淡地说了句(ju),双手负(fu)在背(bei)后(hou),态度(du)十分(fen)嚣张。

眼看(kan)曾英励一拳,就(jiu)要轰(hong)在陈(chen)信豪(hao)的身上。

突然,旁边一道人影闪现出来。

“吟。”

一声低沉(chen)的龙吟之声。

没有丝(si)毫(hao)的真气波(bo)动,只见那人影右腿嗖的踢出来,犹如蛟龙脊梁,威势恐怖(bu),杀气腾腾,踢在了曾鹏瑞的右腿。

咔嚓。

骨(gu)骼断(duan)裂的声音响起,曾鹏瑞惨(can)叫(jiao)一声,身子一矮(ai),便跌坐在地上,右腿反(fan)折弯曲,沾着鲜血的白(bai)骨(gu),穿透大腿皮肤(fu),伸了出来。

这一幕,把(ba)众人都(du)吓了一跳。

虽(sui)然妖岭分(fen)院,时常(chang)争斗,但(dan)大家都(du)有所留手。

出手这么狠(hen)的人,众人还(huai)从(cong)来没见过(guo)。

此(ci)时众人定睛(jing)一看(kan),只见攻(gong)击(ji)曾鹏瑞的人,赫(he)然是这届(jie)新生中的风(feng)云人物,陈(chen)阳。

咔嚓。

没等众人回(hui)过(guo)神来,陈(chen)阳又是一脚(jiao),踩(cai)在了曾鹏瑞的左腿。

当他(ta)抬脚(jiao)之后(hou),脚(jiao)掌刚(gang)才(cai)踩(cai)过(guo)的地方(fang),和(he)地面紧(jin)紧(jin)地贴(tie)在了一起,曾鹏瑞的骨(gu)骼,被(bei)他(ta)踩(cai)成(cheng)了粉(fen)碎。

嘶(si)……

众人无不(bu)倒吸一口凉气,都(du)觉(jue)得头(tou)皮一阵发(fa)麻。

“啊(a)!弟弟,杀了他(ta)!”

曾鹏瑞疼得面色惨(can)白(bai),大声地嘶(si)吼(hou)着,眼神中痛苦、怨恨(hen)、愤(fen)怒交(jiao)织在一起,眼球瞪大,几(ji)乎(hu)要从(cong)眼眶里爆(bao)出来了。

曾英励也是大吃(chi)一惊(jing),回(hui)过(guo)神来,双目盯着陈(chen)阳,怒道:“小子,你好(hao)大的胆(dan)子,我……”

“给(gei)我住嘴,否(fu)则我杀了他(ta)。”

陈(chen)阳冷喝(he)一声,刷地取出黑(hei)光(guang)剑,剑刃架在了曾鹏瑞的脖(bo)子上,神色淡然,一股(gu)犹如实质的杀气,令周围之人,不(bu)由感(gan)到寒(han)意。

曾英励皱了下眉头(tou),面色略显难看(kan)。

他(ta)假装不(bu)认识陈(chen)阳,沉(chen)声道:“小子,你什么意思(si)?”

陈(chen)阳理也不(bu)理曾英励,转头(tou)看(kan)向陈(chen)信豪(hao),问道:“六哥(ge),你没事吧(ba)?”

“七弟。”

陈(chen)信豪(hao)叫(jiao)了一声,脸上露出惭(can)愧之色,低下头(tou),却是没脸面对(dui)陈(chen)阳。

毕竟(jing)作为大夏皇(huang)室,被(bei)欺负(fu)成(cheng)这样,简直是丢尽(jin)了脸。

“信豪(hao),你怎么样?”

陈(chen)怡走过(guo)去,将(jiang)陈(chen)信豪(hao)扶(fu)起来,关(guan)切道。

陈(chen)信豪(hao)道:“小姑(gu)姑(gu),对(dui)不(bu)起,让你们担(dan)心了。”

“都(du)是自家人,别说这种话(hua)。”

陈(chen)怡安(an)抚(fu)了陈(chen)信豪(hao)一句(ju),然后(hou)一脸担(dan)忧地看(kan)向陈(chen)阳。

刚(gang)才(cai)听(ting)到鱼紫雯对(dui)曾英励的介(jie)绍,她知道陈(chen)阳面对(dui)的,是个(ge)堪(kan)比(bi)超(chao)凡(fan)九(jiu)重的强者。

陈(chen)阳就(jiu)算实力再强,现在要战胜曾英励,却终究(jiu)差(cha)了几(ji)分(fen)。

“六哥(ge),曾鹏瑞刚(gang)才(cai)打了你几(ji)拳?”

陈(chen)阳无视周围的人,朝(chao)着陈(chen)信豪(hao)喊(han)道。

陈(chen)信豪(hao)愣了下,没弄懂陈(chen)阳的意思(si)。

“既然如此(ci),那就(jiu)当是五拳吧(ba)。”

陈(chen)阳自顾(gu)自地说了句(ju),话(hua)音一落,又是一脚(jiao),踩(cai)在了曾鹏瑞的右臂处。

咔嚓一声,骨(gu)骼应声断(duan)裂。

“啊(a)!”

曾鹏瑞发(fa)出痛苦的嘶(si)吼(hou),大喊(han)道:“陈(chen)阳,住手,你住手。”

“你打我六哥(ge)五拳,我踩(cai)你五脚(jiao),这很(hen)公(gong)平。”

陈(chen)阳淡然道,一脚(jiao)踩(cai)在了曾鹏瑞的左臂。

“啊(a)!”

曾鹏瑞的惨(can)叫(jiao),撕(si)心裂肺(fei),声音传出去很(hen)远。

众人看(kan)了眼四(si)肢尽(jin)断(duan)的曾鹏瑞,都(du)不(bu)由得背(bei)脊发(fa)凉。

看(kan)着神色从(cong)容的陈(chen)阳,众人脑子里只浮(fu)现了一个(ge)词(ci)。

狠(hen)!

免费(fei)小说,无弹窗小说网,txt下载,请记住蚂蚁阅读(du)网 www.mayitxt.com
------------

第1710章 敢(gan)不(bu)敢(gan)一战

一秒记住♂ ,更(geng)新快,,免费(fei)读(du)!

“住手!”

曾英励双目怒睁,眼睛(jing)里充(chong)满了血丝(si),握紧(jin)剑柄(bing)的手,微微发(fa)抖,竟(jing)是有些控制不(bu)住自己(ji)的情绪了。

陈(chen)阳当着他(ta)的面,打断(duan)了他(ta)哥(ge)哥(ge)曾鹏瑞的四(si)肢,这简直是在挑(tao)衅他(ta)的底限。

“要我住手?你凭什么?”

陈(chen)阳瞥了眼曾英励,直接(jie)无视。

抬脚(jiao),然后(hou)踩(cai)下去。

啪叽。

爆(bao)蛋的声音响起,曾鹏瑞的裤裆一片血肉模糊。

看(kan)到这一幕,在场(chang)的男子,都(du)是感(gan)觉(jue)下面发(fa)凉。

“啊(a)!”

曾鹏瑞发(fa)出一声凄厉的哀(ai)嚎(hao),然后(hou)疼得晕了过(guo)去。

场(chang)一片死(si)寂,所有人都(du)被(bei)惊(jing)呆了。

过(guo)了好(hao)一会(hui),众人这才(cai)回(hui)过(guo)神来,现场(chang)陷入了轰(hong)动。

“好(hao)家伙(huo),这新生太狂了,竟(jing)然直接(jie)断(duan)了曾鹏瑞的四(si)肢。”

“曾英励绝(jue)对(dui)不(bu)会(hui)放(fang)过(guo)他(ta)的。”

“为了给(gei)哥(ge)哥(ge)曾鹏瑞报(bao)仇(chou),也是为自己(ji)找回(hui)面子,十有八(ba)九(jiu),曾英励会(hui)和(he)他(ta)生死(si)台约战。”

“不(bu)得不(bu)说,这个(ge)新生,是我这么多(duo)年来,见过(guo)最嚣张的。”

“曾英励今(jin)天(tian)脸可丢大了,陈(chen)阳一出手就(jiu)是雷霆手段(duan),可比(bi)他(ta)霸(ba)道多(duo)了。”

……

众人的议论,让曾英励更(geng)是愤(fen)怒。

他(ta)看(kan)着昏(hun)迷不(bu)醒的曾鹏瑞,气得咬牙切齿(chi)。

他(ta)想要借(jie)陈(chen)信豪(hao),逼(bi)出陈(chen)阳来,却没想到,竟(jing)会(hui)弄成(cheng)这样的局(ju)面。

其他(ta)的还(huai)能修复(fu),可是曾鹏瑞的蛋爆(bao)了,却是没法(fa)修复(fu)。

想到以后(hou)自己(ji)的哥(ge)哥(ge),会(hui)变成(cheng)太监,曾英励就(jiu)感(gan)到无地自容。

这个(ge)仇(chou),必须要报(bao)。

他(ta)盯着陈(chen)阳,沉(chen)声道:“陈(chen)阳,你竟(jing)敢(gan)……”

“少废(fei)话(hua)。”

陈(chen)阳打断(duan)了曾英励的话(hua),冷声道:“一个(ge)月后(hou),生死(si)台见,你敢(gan)不(bu)敢(gan)?”

此(ci)言一出,场(chang)顿(dun)时陷入一片寂静(jing)。

谁也没料到,陈(chen)阳竟(jing)然会(hui)提出生死(si)台约战。

难道这不(bu)应该(gai)是由曾英励来提出吗?

更(geng)何(he)况,陈(chen)阳才(cai)超(chao)凡(fan)一重,就(jiu)算实力再强,也不(bu)可能打得过(guo)曾英励。

要知道曾英励虽(sui)然是超(chao)凡(fan)七重,但(dan)在妖岭分(fen)院,也是有不(bu)小的名气,实力非(fei)常(chang)强悍(han),甚至一些超(chao)凡(fan)八(ba)重,也不(bu)敢(gan)轻易得罪他(ta)。

“陈(chen)阳疯(feng)了吗?他(ta)这样做,岂不(bu)是找死(si)。”

“总而(er)言之,他(ta)肯定打不(bu)过(guo)曾英励的。”

“一个(ge)月的时间,他(ta)顶多(duo)也就(jiu)提升一重境(jing)界(jie),要战胜曾英励,只怕还(huai)差(cha)了点。”

“这小子,简直是太狂了。”

众人低声议论,刚(gang)才(cai)认为陈(chen)阳是霸(ba)气,可现在,却觉(jue)得他(ta)是狂妄。

曾英励眼中闪过(guo)一抹冷色,没想到自己(ji)要说的话(hua),被(bei)陈(chen)阳给(gei)说了出来。

不(bu)过(guo)既然如此(ci),自己(ji)也不(bu)用担(dan)心,陈(chen)阳会(hui)不(bu)答应生死(si)台约战了。

曾英励冷声道:“生死(si)台之战,一个(ge)月后(hou),我答应了。”

陈(chen)阳刷的收回(hui)了架在曾鹏瑞脖(bo)子上的剑,瞥了眼曾英励,道:“最近(jin)这段(duan)时间,你多(duo)吃(chi)点好(hao)的,知道吗?”

众人都(du)是一愣,曾英励沉(chen)声道:“你什么意思(si)?”

“因为一个(ge)月后(hou),你就(jiu)再也吃(chi)不(bu)到了。”

陈(chen)阳淡然一笑,走到陈(chen)怡旁边,扶(fu)着陈(chen)信豪(hao),不(bu)理会(hui)众人的目光(guang),径(jing)直离开(kai)。

“陈(chen)阳,你给(gei)我听(ting)好(hao)了,死(si)的人一定是你。”

陈(chen)信豪(hao)狠(hen)狠(hen)地咬了咬牙,眼中满是杀意。

等人群散去,曾英励背(bei)着曾鹏瑞,到了段(duan)成(cheng)淳的住处。

“怎么弄成(cheng)这样?”

看(kan)到四(si)肢尽(jin)断(duan)的曾鹏瑞,段(duan)成(cheng)淳面露意外之色。
叶罗丽之灵沫公主回归

  

    标签:

    上一篇 :下一篇 :

    10|10|10|10|10|10|10|10|10|10|高清少妇下面很紧很多水|涨精装满肚子怀孕免费阅读|在线播放H罩杯的爆乳女姬|6|7|错一题惩罚一下|8|歪歪漫画登录页面首页|13|12|11|10|小sb是不是欠c了|9|学长太大了会坏的|撕开老师的内裤摸她的胸视频|中国speakingathome破解版|叶罗丽之灵沫公主回归|